阿更登 热贡,有一片会说话的林子

首页

2018-12-11

工作要的是一种境界。

我鼓动大家带着快乐和责任去工作。 早上,喝上一碗炒面加酥油做的度麻,半天不饿。 几个年轻人背篓里背上暖瓶、干粮、酒。 那位副县长带着人去北面,我带人到南面,只要看见泉眼就挖。 三拳两胜一个坑,赢的监督输的挖。

晚上,我们在牧民家过夜,吃着老乡用风干肉做的面片,喝着每人两袋二两五的互助大曲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 那种踏实的感觉,比住在星级宾馆里还舒服。

那个时候,也有人私下议论说:新来的县长再就啥都没挖清者,憨娃娃一个呗!能在东山上找到水,还要把水拉上去种树,笑死个人俩!上天不负有心人啊!两天后,我们终于挖出了一眼咕咚咕咚的泉水。 泪水和泉水流淌在一起,那个高兴、激动的场景,就跟原子弹横空出世,在罗布泊引爆时举国欢腾的场景一样,让人终身难忘。 在全县干部动员大会上,我提出:我们同仁的干部要争口气,要让东山三年见绿、八年成林!我还承诺:只要大家按照深80公分、宽60公分的标准把坑挖好,县政府负责,一定把水拉到山上,不再让干部和老乡们背水了!主席台上讲话,人容易激动。 会后,细细一想,五公里的管道,只有三天时间,而且管途大部分是阴坡。 那个时候,土还没解冻,水管没法埋,能办到吗?当时,我还真有些后悔,这哪里是激动,简直就是冲动,怪自己太草率,尕嘴里说出了个大话!别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而我却是新官上任一哑炮。 季布一诺千金,言必信,行必果。

我深知也坚信,智慧在民间,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!我们把两个村的群众发动起来,妇女们背来羊粪,一筐筐倒在要挖管道的山脊上,羊粪点燃后很快形成一条火龙蜿蜒向前,不仅融化了冻土,更点燃了激情!男人们挥镐抡锹热火朝天、挥汗如雨的场面,至今想起来仍让人激动、振奋!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