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丧失记忆的妻子不离不弃 真情男子用爱撑起三个家

首页

2018-10-05

对丧失记忆的妻子不离不弃真情男子用爱撑起三个家>在弋江区火龙街道新联村,说起曹邦喜,大家都在夸赞的同时也都同情他:这么多年来,他早晨4点就起床,不仅自己要打工,要照顾丧失记忆、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,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、瘫痪在床的岳父,他用肩膀撑起三个家庭。 尤其是对妻子,他在字里行间充满浓浓爱意,表示无论妻子到什么程度,他都“不抛弃不放弃”。 给妻子穿袜子曹邦喜今年57岁,照顾妻子已经五年了。 妻子姚文静今年54岁,因家族遗传等原因,前几年开始精神不太好,先是焦虑、狂躁,曹邦喜先后带他去了芜湖、上海、北京等各地的11家大医院,专家们都说她患上了脑萎缩,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,是无法治愈的,只能通过一些功能康复来使病情缓解,让曹邦喜回去好好照顾她。 患病后,妻子状况十分不好,大部分记忆都丧失,只能认识一部分人,其余的什么都不能干。 晚上洗脚,她能将穿袜子的脚伸进盆里;夜里起床上卫生间,她都不知道回哪个房间;就连电饭锅的盖子也打不开,衣服也不知道怎么穿。 曹邦喜只好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每天给妻子穿衣、做饭、洗澡、洗脚,夜里扶她上卫生间,从无怨言。 “虽然很累很辛苦,但这五年来,我从来没对她说过重话。

我很爱她,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,我肯定不抛弃不放弃!”曹邦喜说。 原来,曹邦喜和妻子姚文静走到一起,还是非常不容易。

年轻时,曹邦喜当过兵,退伍后到善瑞农机厂工作,担任厂团委书记,姚文静随后也来到该厂。 两人都有才华,在办黑板报时,两人经常合作,渐渐地产生了感情。 但两人的婚事,却遭到姚文静父亲的反对,他嫌曹邦喜家庭条件不好,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。 两人经历种种曲折,最终走到了一起。

尽管如今妻子生活不能自理,但曹邦喜提起她,还是充满自豪:“我老婆画画非常漂亮,家里的很多画都是她画的。 她还能用左手写反体字,从纸的正面看不出来,写好后从纸的背面看,就能看出来了。

”照顾妻子“文静开始重操画笔了”,“虽大不如从前,但能重新开画就是万幸了。 感谢苍天!”2016年10月8日,在姚文静患病三年后,曹邦喜在朋友圈里记录道。

而到了一个月后,他又有些失望了:“妻病未痊愈,记忆尚未恢复,勉强动笔,已大不如从前。

唉!”2018年9月24日,他又在朋友圈里说:“今天有幸又找到一张文静1991年的画(刘三姐剧照)”,贴出妻子当年的画作,栩栩如生,和印刷的一样。

不仅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,曹邦喜还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。

他和父母不住在一起,父亲曹登洲今年83岁了,76岁的母亲万十金患有脑梗,瘫痪在床已9年,生活不能自理,平时靠丈夫照顾。 曹邦喜每周至少去看望一次,给父母买好菜并烧好,陪两位老人吃一顿饭。

父亲曹登洲身体也不好,患有肺气肿、胃溃疡等多种疾病。 “老人家不愿意烧菜,油烟味闻了受不了,我要不去烧菜,他们可能就凑合着吃点。 但我也不能烧太多,不然时间长了菜坏了。

我去了就陪他们吃一顿饭,毕竟能陪的机会也不多了”,曹邦喜说。

好在妹妹也经常去照顾两位老人,减轻了他的负担。 就连岳父母那边,也需要曹邦喜照顾。

岳母脑梗,岳父脑梗后瘫痪,大舅哥先天性智障。

每天凌晨4点,曹邦喜就起床,帮妻子洗漱,给她做饭,6点前将她送到岳母家,他还要从火龙岗赶往万春的工地上做电焊,每天早晨7点前就要到工地,而光路上开车就要一个小时。

忙碌一天后,晚上他到岳母家烧好第二天的饭菜,同时接妻子回家。 好在小姨子离娘家近,平时也能照应一下。 回到家后,曹邦喜要帮妻子洗澡,哄她入睡,自己才能做家务、写写毛笔字。 这么多年来,曹邦喜累不累,背后是否暗暗流泪?“谁说男人不流泪?男人流泪时比流血更伤悲”,2018年3月14日,他在微信朋友圈里说。

而2017年底,他在朋友圈里这样说:“生活不是想象的那样温柔,理想和现实也不是一般的遥远。 没有强大的内心如何能经受风雨,只要心够坚韧,才能百毒不侵。 有时候,真该感谢下自己,一年的辛苦,两鬓的风霜,沉重的担子,挺拔的脊梁。

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