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海鲜小贩到花甲大咖 朱永生的海鲜传奇

首页

2018-11-14

    朱永生的海鲜传奇  在郑州曼哈顿商业广场燕北路上,一家名为“花甲大咖”的海鲜主题餐饮店十分醒目,每到饭点儿,食客们络绎不绝,或三五成群、酣吃进行时,或井然有序、排队等候中,看送餐小哥往来穿梭、打包外卖。

餐桌上,啧啧细品,等餐中,望眼欲穿。

店虽小,人头攒动;天虽冷,热气腾腾。 好一派忙碌景象,食客和海鲜的约会每天都在发生……  美食,都是不同食材组合碰撞产生的化学反应,定会让人有再夹上一口的欲望。 倘若把美食比作人与人的交往,可以叫默契;可以叫邂逅;有的则可以叫相遇恨晚,老外对这个叫“运势”,中国人称为“缘分”,郑读君和朱永生就是相遇恨晚。

    12月下旬,郑州的天气已经变的很冷了,但人们对海鲜的热爱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不知道这家店的老板给食客们下了什么药,引来了络绎不绝的众多食客。 郑读君应书友的要求,带着疑问,见到了这家店的老板——朱永生。   设定目标  朱永生个子不高,平头,干巴巴一团精神,穿着在郑读君看来很朴素。 老家河南武陟,年龄实在看不出来,但感觉他身上一定有大家想听的故事。

  早年间,因家中变故,朱永生初中辍学,小小年纪的他便开始蹬着三轮车,帮助做海鲜配送生意的父亲给县城的饭店送海鲜。

那一年,朱永生15岁,这一蹬就是3年,社会初磨炼!  再后来,朱永生怀揣着梦想来到中牟县,在KTV打工,一个月500元工资,从小经商的头脑,朱永生从工资里拿出300元当做本钱来摆地摊,这个时候他的目标是一家蛋糕店。 那一年,朱永生18岁,梦想开始起航!    不甘平庸  有人仿佛生下来就是为了经商,朱永生正是这样的人。 蛋糕店的经营也遇到过坎坷磨难,曾因为200元电费而四处筹钱,不气馁的他坚持了下来,生意越来越好、口碑越来越佳,营业额从最初的一天卖几百块上升到了1000元,然后是2000元、5000元……那一年,朱永生20岁,第一桶金赚到了!  对于一个毫无背景的、身在异乡打拼的人来说,他面对的困难要比我们想象的难的多。

1998年,朱永生家里已经在经营以海鲜为主的餐饮生意,父辈半生往返沿海地区和内地贩卖海鲜的经验,使朱永生觉得,他一定会把海鲜生意做大。

2008年开始,朱永生子承父业,做起来海鲜买卖,而且把海鲜餐饮生意做到了省会郑州。

那一年,朱永生27岁,玉开始琢器!  现在的朱永生,谈起他的“花甲大咖”已经胸有成竹了。 为了一年四季都有稳定的海鲜货源,朱永生投巨资在中牟建立自己的滩头养殖基地,海鲜从大连直接运到养殖基地,在那里直接进行冲洗、分装、配送,保证送到店里的海鲜能直接使用。

2016年年初,历经2代人传承改良、18年市场锤炼、3年科学研发的“花甲大咖”系列产品得以定型,拥有了自己的海鲜配方,并在国家工商总局成功注册了“花甲大咖”的商标,也将“锡纸花甲”的制作工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报发明专利。 今年,朱永生35岁,坚韧的付出正在得到持续的回报!  这一路走来,朱永生用自己的勤奋和执着,给我们诉说着他的海鲜传奇。

对,忘了提他现在的目标:做人人都吃的起的小海鲜!“花甲大咖”两个月不到都有了近15家加盟连锁店,和他聊天的时候,看到他接到多个咨询加盟的电话,他注定和海鲜有着解不开的缘分。

  话不多说了,光说不练假把式,我也来一份尝尝。     大闸蟹    招牌炒花甲    炒虾尾    蒜蓉生蚝    主食    选自品牌拉面  尝了这几道菜,郑读君心生一计,突然对朱总说:“我能不能去后厨看看?”能看的出来,朱永生一愣,但他还是答应了。

    饭店后厨郑读君可进过不少,作为一个中式炒菜的后厨,没有地方插脚的后厨可是大有人在。 花甲大咖的后厨,在没有提前通知并且还在营业的情况下,保持的确实不错,这两位员工对突然进来的郑读君不知所措,只要背着手。   郑读君这次给书友们争取了巨大的福利,关注“郑在读书”,福利比美团还给力,嘘!其他人我不告诉他。